人物|普通人卢泰愚的功过一生

2022-06-02 00:16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作为韩国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卢泰愚是一系列事件的推动者和参与者,无论是从军之路还是从政初期,都与韩国第五任总统全斗焕有着密切的联系。卢泰愚也是首任“民选意义”上的韩国总统,在任期间外交成绩斐然,推动了韩国国际地位提升。

  “在卢泰愚执政的5年间,韩国逐渐去威权化,在政治、经济、社会各领域激起汹涌的民主化声浪。”对于这一人物,韩联社报道评论称。但报道也指出,从主导军事政变使韩国民主进程倒退、到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等,卢泰愚也留下不少政治污点。

  1932年12月4日,卢泰愚出生于韩国庆尚北道达城郡的一个农民家庭。他的父亲曾是位村官,在当地较有名望。据《中央日报》此前报道,出生在衣食无忧的家庭,卢泰愚的童年生活也十分幸福,当时的他能从父亲那里收到很多令同龄人眼馋的礼物,父亲对乐器的喜爱也使其深受影响。

  但在卢泰愚7岁那年,其父在陪弟弟参加中学入学考试的途中,被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生命。此后,失去一家之主的卢家家道中落,身为长子的卢泰愚在亲戚的支持下,才得以顺利完成学业。

  这一突发事故对卢泰愚的性格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因为从小受到母亲‘不能让别人说你是没有爸爸的浑小子’的教诲,他万事都非常慎重,知道降低姿态谦虚为人的‘屈居人下处事术’。”《中央日报》报道称,卢泰愚从小话就少,大家都说他稳重,不像小孩子。而当上总统之后,他也曾被批评“过分谨慎、优柔寡断”。

  回顾过去的经历,卢泰愚并不是从小便渴望从军、从政。中学时期的他立志成为一名医生,为考上医科大学,也曾转学至当地有名的庆北中学就读。转折自1950年开始,当年朝鲜战争爆发后,卢泰愚自愿报名加入学生兵,此后,他报考了陆军士官学校,结识了不少同龄人。这些人后来成为韩国政坛的风云人物,其中也包括全斗焕。

  1955年,卢泰愚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开始了真正的军人生活。据《中央日报》报道,卢泰愚任中部战线第五师团小队长时期,当时的师长正是此后的韩国总统朴正熙。据称,朴正熙对其评价颇高,卢泰愚也对其十分尊敬。在朴正熙于1961年发动军事政变夺取政权时,以全斗焕为首,卢泰愚及其数名学生时代同窗也一同开展了。

  此后,卢泰愚曾以中校身份参加越南战争,也曾历任陆军总参谋长首席副官、步兵团长、总统警卫室作战次长助理等职,其中不乏有数个职位经全斗焕推荐。《日经亚洲评论》报道称,卢泰愚是一位功勋显著的军人,但他在全斗焕执政时期的经历,也倍受争议。

  “对于很多韩国人来说,卢泰愚这个名字与1980年的光州事件永远联系在一起。”说起卢泰愚的经历,彭博社报道如此写道。

  1979年12月12日,以全斗焕和卢泰愚为首的一批少壮军人,擅自动用武力逮捕了当时任戒严司令官兼陆军参谋总长的郑升和,夺取了军权。1980年5月17日,新军部将戒严扩大到全国,实际上执掌了国家大权。当时,韩国民众抗议军方“篡权”行为,但是遭到,由此于同年5月18日发生了“光州事件”。据官方数据统计,这一事件最终造成至少200名无辜者遇难。

  而在全斗焕执掌大权,出任总统后,卢泰愚也出任其政府国军保安司令一职,获得了新军部政权二把手的身份。1981年,卢泰愚以大将军衔转为预备役,开始摆脱军人形象,以文官身份正式走上“全斗焕接班人”之路。

  此后,他历任韩国体育部部长、内务部部长、首尔亚运会组织委员长等数个政府要职,在每个时期都曾有过突出作为。《中央日报》报道称,这期间,无论是对内对外,卢泰愚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1985年2月,卢泰愚在国会选举中当选国会议员,并在此后成为当时执政党民正党的代表委员,成为名副其实的军政府二号人物,走向了政治权力的“中心”。美联社报道指出,作为全斗焕“亲手挑选”的继任者,卢泰愚曾能够经过“轻松的间接选举”当选总统,但强烈的民主化呼声也“阻碍”了这条道路。

  1985年,当时的韩国第一大在野党新韩主张修改宪法施行总统直选制后,一系列的动员活动在全国范围内持续开展。1987年,在曾参与抗议活动的首尔大学学生朴钟哲被拷打致死的事件败露后,韩国更是爆发了大规模抗议。

  这一公告引发的民主化运动随即波及整个韩国,韩国数十个城市数十万民众参加了示威游行。在莫大的压力下,全斗焕政府“屈服”于国民要求,卢泰愚作为民正党代表,发表了以总统直选制为主题的《六二九宣言》,主要内容包括对宪法进行修改、实行总统直选等8项措施。此后,全斗焕表示对该宣言“完全接受”并辞去职务。

  韩联社报道指出,这一《宣言》使卢泰愚完成从“军政府副手”到“民主化助手”的华丽转身,美联社报道也称,这是韩国“向民主过渡”的开始。

  原本,迫于压力才允许进行公开投票的民正党及卢泰愚曾希望渺茫,但在野党的“分票”也为其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胜利。据韩联社报道,当时,在野阵营单一化候选人失败,在野人士的两大领袖也是此后总统的金大中及金泳三各自宣布出马,造成民主阵营鹬蚌相争,卢泰愚“坐收渔翁之利”——以36%的得票率当选总统。

  但此次选举也给在野阵营及民主人士留下了“难以愈合的创伤”。韩联社称,金大中日后在自传中懊悔自责称“至少自己应该让步”,金泳三也曾在接受采访时慨叹,“此举成千秋之恨,愧对国民”。

  尽管在从军生涯、从政之路中,卢泰愚都曾带有浓厚的“军人色彩”,但在其掌握实权后,却一定程度上淡化了这一特征,自竞选时期便树立了温和和蔼的形象,将自己称为“普通人”,为第六共和国建立了“普通人的时代”这一口号。

  韩联社报道称,卢泰愚曾标榜放下政权的“自律领导”,试图通过渐进改革克服国内外挑战。但当时韩国内部面临的严重问题却无法解开,就任仅两周,执政党便在1988年的国会选举中大败。“朝小野大”的不利局面下,卢泰愚政府施政也遭遇重重阻力。

  在此之中,在野党要求政府清查和处理追究第五共和国时期的一些不法事件以及对“光州事件”的责任,其中,对责任人进行处罚的呼声也更是高涨。这一局面使卢泰愚和全斗焕自拥有“坚实的关系”到变得“水火不容”,《东亚日报》报道称,卢泰愚对全斗焕进行了“清算”,将其“赶”往了百潭寺,两人关系由此疏远。

  此后,为扭转局势,卢泰愚于1990年促成三党联合,与金泳三领导的统一及和韩国前国务总理金钟泌领导的新民主共和党共同组成民主自由党,改变了国会的构图。然而,曾抱有不同目标的各党人士如何统一又成一大难题。韩联社报道评价称,当时,鱼龙混杂的“新执政党”徒有规模,派系内讧不断,反而迅速削弱了卢泰愚的施政动力。此外,加上坊间诟病卢泰愚优柔寡断的处事作风,他也曾被人戏称为“水泰愚”。

  但曹中屏、张琏瑰在其所著的《当代韩国史》中也指出,卢泰愚主动与在野党领袖协商,企图通过与反对党实行妥协来解决重大政治问题,渡过难关,这在韩国政治史上不能不说是一个进步。

  在外交事务中,卢泰愚则获得了相当高的评价。通过卢泰愚制定的“北方外交”政策,韩国与前苏联、东欧等国家和地区实现了外交关系正常化,积极拓展了外交空间。其任内还实现了中韩两国建交,并于1992年9月对华进行国事访问。

  在韩朝关系方面,卢泰愚高举“改善韩朝关系”的旗帜,在上任同年发表《民族自尊与统一繁荣特别宣言》,提出改善韩朝关系的六项原则措施。1991年12月,双方还签署了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南北和解互不侵略和合作交流协议书》,承诺相互承认、和平共处并进行合作交流。

  此外,在韩美关系及与“亚太”地区各国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调整中,其政府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韩联社评价称,卢泰愚在对外方面的举措为其赢得了拓宽韩国外交活动范围的积极评价,其本人也曾自诩为提升韩国国际地位以及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

  尽管卢泰愚在任期间有一定的功绩,但他的过错也并未被历史忘记,在卸任后受到了相应的审判。

  1995年11月,卢泰愚因涉嫌筹集和侵吞秘密资金被捕入狱,随着对该案件的深入调查,全斗焕在任期内收取钱财、建立秘密政治资金的问题也暴露于世人眼前。此后,随着在野党的呼吁,针对全斗焕、卢泰愚的调查全面展开,二人及多名政界、军界及财界的重要人物都被送上了审判台。

  1997年4月,卢泰愚因涉韩国《军刑法》规定的“叛乱及内乱”和“收受贿赂”等,被韩国院判处17年有期徒刑,罚款2628.9亿韩元。1997年12月,卢泰愚得到时任总统金泳三的特赦,并于1998年初获释。

  此后,卢泰愚鲜少参加演讲或政治活动,几乎没有公开露面。据《韩国时报》报道,他最后一次参加公开活动,是在2003年卢武铉的就职典礼之中。路透社报道称,卢泰愚自2002年接受前列腺癌手术以来,身体状况一直不佳,近年来也多次住院。

  回顾卢泰愚的从政生涯,《日经亚洲评论》报道评论称,他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从军事政变的“阴谋家”变成了韩国首位“民选总统”,后来因数个罪名被判入狱,在“耻辱”中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2014年,全斗焕曾前往卢泰愚位于首尔的住宅进行探望,他问躺在病床上的卢泰愚,“你这个人,还认识我吗?”听罢,卢泰愚的妻子说,“如果你认出来了,就眨眼”。当时,卢泰愚眨了眨眼睛。

  此次探病也被《东亚日报》称为是已疏远多年的全斗焕与卢泰愚的“和解”。但报道也指出,在“光州事件”中曾对民众进行的这两位前领导人的“和解”,并未能够在当时给民众带来一定的感触。

  的确,在与“全斗焕”这一人物深深挂钩之下,卢泰愚在数个历史事件中给韩国民众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但他也在担任总统后努力擦拭军事色彩,在多个领域曾有过出色的成绩。“跌宕起伏、荣辱参半”——对于卢泰愚的经历,韩联社如此形容道。

  卢泰愚在风雨中走过了88年,留下“曲折”且“复杂”的遗产,皆会被历史所铭记。10月26日,卢泰愚的遗属对外公开故人遗言。他在遗言中表示,希望国民对自己的不足之处及过错予以宽恕。遗言中还称,“可以为伟大的祖国和国民服务,我感到十分荣幸和感激,将虚心接受自己的命运,希望平生未能实现的韩朝统一梦想可以在下一代手中实现”。

  •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