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百万富翁高手 >

教育局长“割腋自杀”饱含多少无奈

2022-07-25 18:23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来源:华声在线日,媒体爆出河北张家口市蔚县教育局局长葛祥“割腋自杀”身亡的消息。经调查,葛祥的死亡可能跟压力过大有关,近期河北暴雪导致该县学生取暖用煤紧张,葛祥东奔西跑却迟迟解决不了煤的问题。(《南方都市报》报11月18日)

  就在新密市实验高中19岁学生李金川以自杀的方式来控诉教育不正之风的余波尚未得到平息之时,一个堂堂的教育局长居然也以“自杀”的方式忿忿而去了。这其间的个味着实令人费解——设若说,李金川的“死亡控诉”是“要用自己的死,来唤起人们对教育以及师德的反思”,属于教育内部问题的话,那么,被热门称之为“工作狂”、“葛疯子”的蔚县教育局局长葛祥的“割腋自杀”又是在“控诉”什么,“唤起”什么呢?

  据报道,河北省蔚县教育局长葛祥今年刚过44岁,在他2007年底上任教育局长之后的时间里,“已经把全县的学校调研了一遍,最近正在跑第二遍”,实实在在地为学校、教师办了不少实事。就在他自杀当天,还为了学校孩子烧煤取暖的事情和两个校长一起去开滦煤矿集团公司要煤。——由此看来葛祥应该是一个做实事、负责任的局长,也应该是一个正直的人,勇于对教育负责的人。而恰恰就是这样一个为了搞好教育工作尽心尽力的教育局长,却让困境搞得心力憔悴、满怀失望地选择了自杀的方式来结束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怪哉,谁给葛祥局长的心上插了一把刀?谁逼迫葛祥局长也走上了这条“死亡控诉”之路呢?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按道理说,国家富了,也花了很大的力气来增进和补充教育的不足,教育是不该这般困窘与尴尬的。然而令人痛心的是,当前的教育与国家的期望仍然相差甚远,不少的地方教育依然处于经费不足、举步维坚的尴尬境地。更为可笑的是,国家相关教育经费明明已经下发到了各个地市,但教育却屡屡发生帐户空空,甚至连正常的教学秩序都无法保障的事情。何也?——反思教育现状,笔者以为让葛祥局长“我怎么到处碰壁?”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其一,“庙堂之言”、浮夸之风是地方政府惯用伎俩作祟。每年的基层报表和相关材料的上报,都是又基层单位自己填写、自己呈报的,为了获得上级部门的认可和业绩认定,无论实际工作开展的如何,呈报的时候是必须按照国家前期制定的标准来填写的,更多的地方还要添油加醋地超出标准以示增长,否则便是工作不力、能力不强、甚至是失职、渎职。如此一来,即便是许多地方尽管仍然不能满足需要、许多学校仍然是穷困不堪也要按照标准“如实”上报。

  其二,监管不力、普查不细的缘故。国家的相关政策制定以后,财政部门只要把该拿出来的钱拿出来就行了。因为各地的情况不同,所以分配的条例自然要有地方来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历来都是各地政府部门的最佳策略。我完全可以按照国家的规定制定相应的政策,至于实施,那就是我们内部和下一步的事情了。政策归政策,还要讲究实际情况不是吗?所以,国家所看到的和具体实施中的情况自然也就不是一个版本了。即便偶尔国家进行督察,那也是个别抽查和事先通知的,只要把被抽查单位的事情做好,就能证明国家的政策已经贯彻下去,验收也就可以过关。所以,教育帐户空空甚至连正常的教学秩序都无法保障的事情也就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其三,地方各部门的官僚主义作风造成了基层单位的弄虚作假。“人有大大胆、地有多大产”,就说“普九”检查罢,一个地方的政府应该给的公用教育经费明明已经许多年都没有了,到检查的时候,却偏偏要教育局和各个学校造出一系列的假帐来,硬说这些年的经费一分不少的全部使用过了。面对这样的政府行为,那些校长和老师又能如何?总不能因为要讲真话就把自己的饭碗给敲掉罢?如今国家实行免费补贴了,按照国家补贴的标准,学校的日子本想应该好过得多了,可结果呢?经费到了以后,首先要过的是政府部门,如果你局长、校长没有个三十趟五十趟地求告,是不可能到学校的。就这样轻轻松松地把钱给你,还要我领导做什么?谁跑得趟数多,谁送的礼多,就多给谁一些,至于那些干等国家政策恩泽的学校,还是继续过你的苦日子去吧。更有一些地方,学校即没有收取学生的一点费用,也没有见到国家下拨的一分钱。但设若要问国家下拨的经费哪里去了,回答也极其简单:“需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国家富裕了,教育却依然举步维艰,这是制度问题,还是历史之悲?恐怕谁也难以说得清楚。——“死要有勇气,但活着更难!我要用自己的死,来唤起人们对教育以及师德的反思。”这是新密市实验高中19岁学生李金川在遗书中的“死亡控诉”;葛祥局长虽然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控诉”,但他的“割腋自杀”又包含了多少的涵义呢?

  • 最热文章